津澧轶事
您当前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津澧轶事

云在天、水在瓶

发布时间:2017-11-30 10:22:00  点击量:
  “云在天、水在瓶”,这是一千多年前惟俨禅师对李翱问道时的回答。
  “云在天”于有形和无形之间,可淡可浓,可大可小;时而东西,时而南北;时而上昇,时而下摇;多么的自在飘逸啊!它的无拘无束,它的喜怒哀乐,它的压城欲摧,给我们带来无尽的遐思。它可化为雨水,点点滴滴飘然而下,淅淅沥沥似线而下,伴随雷公倾盆而下。随之,人们的心境也会跌宕起伏。不过最美好的,还是在儿时欣赏夕阳西下时的火烧云,似龙凤飞舞、似天仙探头……,真是心里想着什么就会出现什么,美妙自性啊!天上的的云!
  “水在瓶”藏身于方寸之间,虽狭窄不能施展自己的魅力,但水性不改。仍你曲直方圆,自可适履其间。尚可瓶口观天,怡然自得。一旦跃出瓶口,可为甘露,化为云天。可贵自性啊!瓶中的水!
  这就是药山禅的开示!教导你如何修道找到自性,教导你如何为人秉持自性。
  这就是禅宗“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教义。它是一种微妙的感觉,任何语言文字的描述都是片面的、有缺失的。
  生平介绍
  药山惟俨禅师出生在天宝四年(乙酉745年),俗姓韩,祖藉山西绛州(今山西新绛县),后因战乱辗转来到江西南康信丰县。
  师儿时,聪颖内向,不喜欢和童年朋友在一起嬉戏打闹,往往独坐,如思如念。宝应元年(壬寅762年)师十七岁,去南方的潮州(今广东潮州)西山,皈依慧照禅师,落发出家,是一位博通经纶,严持戒律的沙弥。
  大历二年(丁未767年)师二十二岁,在南岳希操律师座下受具足戒,他遵循佛教的律礼,精进修道,使自己的一举一动都符合佛教的规范。那时,南岳的石头希迁大师、赣州的马祖道一大师和中岳嵩山的洪大师已是名震华夏的禅师,各地僧众纷纷往来其间;特别是到江西、湖南之间,参访、拜谒,形成了一个长时间的游学潮,民间把这个游学称为“跑江湖”。
  惟俨禅师也加入了参谒江西马祖道一和湖南石头希迁两位大师的游学潮。
  他首先去参拜湖南石头希迁禅师,一见面惟俨禅师就问道:“二乘十二分教我已粗知,尝闻南方禅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我实在不明白,伏望和尚慈悲指示。”石头回答说:“这样不行,不这样也不行,这样不这样总不行。你怎么办呢?”惟俨禅师茫茫然,不知所措。石头见此情况说道:“你的因缘不在我这儿,你还是去马大师那儿吧。”
  于是,惟俨禅师禀承石头之命,来到江西礼拜马祖。他依然提出了曾经向石头大师请教的问题,马祖回答说:“我有时教你扬眉瞬目,有时不教你扬眉瞬目,有时扬眉瞬目是对的,有时扬眉瞬目又是不对的。你看如何?”惟俨禅师在马大师这番话语下契悟了,倒身便拜,留在那儿修炼禅道。时间匆匆,一晃快二十年了,马大师对惟俨禅师说:“你的所得,可谓合于心体,布于四肢。既然这样,将三条竹篾束在肚皮上,随处住持山寺。”惟俨禅师说:“我是什么人,敢说住持山寺?”马大师说:“不然!没有长行而不住,也没有常住而不行。想进步却无所进步,想知道更多的却无所谓更多的可知。你适合作梯航,不要长久住此。”于是惟俨禅师拜别马大师,陟罗浮,涉清凉;历三峡,游九江,贞元初(大约是贞元九年,癸酉793年)来到澧州(今湖南津市)药山。
  药山是武陵山系遗脉,毗邻道家第五十九福地云山,山色峻秀,古树苍翠。一到仲春,漫山遍野的芍药花绽开、万紫千红,艳丽动人。见到这仙境般的洞天福地,惟俨禅师欣然决定在此落脚,弘扬佛法。
  刚开始,惟俨禅师找当地农户乞讨一个废弃的牛棚做僧堂,一个人自食其力,精修禅道。惟俨禅师的这种修为感动了当地的民众,跟着他学禅的人逐渐增到二十多人。当地一个僧人还特地约请他当住持,于是跟随惟俨禅师学禅的人很快有五十多人了,牛棚僧堂不够用了,大家在后山盖起了小屋。斗转星移,日积月累,禅堂逐渐形成了规模。史载:“始,师尝以大练布为衣,以竹器为跷。自薙其发,自具其食。虽门人百数,童侍甚广,未尝易其力。珍羞百品,鲜果骈罗,未尝易其食。冬裘重燠,夏服轻疏,未尝易其衣。华室凈深,香榻严洁,未尝易其处。麋鹿环绕,猛兽伏前,未尝易其观。贵贱迭来,顶谒床下,未尝易其礼。”
  惟俨禅师自己仍然是山蔬数本佐食,餐毕就打坐,转法华、华严、涅槃经,昼夜如此,历时三十多年。其间,四面八方游学求教的信众纷至沓来、海众云会,文人墨客和当地名流官吏也慕名入山拜谒求教。印证了马祖对他“宜作梯航”的期待。一时间药山禅师名声鹊起,其弟子也出类拔萃,最有名的是道吾宗智禅师、云岩昙晟禅师、船子德诚禅师、澧州高沙弥和李翱居士。
  惟俨禅师由于精心修禅,其道行奥妙、内功深厚。一次深夜登药山峰顶,见云散月出,遂大笑一声,山川为之一震,打破了寂静的夜空,在九十里开外的澧州城都能听到。第二天一早,大家迭相推问,都说声从东来,最终找到药山,才知道是昨夜和尚山顶大笑。
  太和二年甲寅岁(828年)十二月六日,师圆寂,春秋八十四,僧腊六十五,戒腊六十,敇谥弘道大师,塔曰化城。
  历史贡献和地位
  惟俨禅师对佛教的中国本土化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和他的同辈及百丈怀海禅师一同继承师父马祖道一倡导的农禅思想,改造了印度以托钵行乞的佛教,为佛教融入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形成中国化的佛教,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他在药山开创的禅堂,是以整个僧团自力更生,共同修行,和大自然和睦相处的原始公社共同体。他们的院主和方丈分别是这个共同体的组织管理者和思想理论教育者,这实质上是一千多年前的中国式的乌托邦,这比巴黎公社的建立要早一千多年。
  从教育的意义上来说,惟俨禅师是一位出色的教育家。他弘扬了禅宗“不立文字,以心传心”宗旨,身体力行了六祖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思想。有一次,众人请惟俨禅师上堂说法,惟俨不同意,但是大家依然苦苦恳求,禅师只好说试试吧。大众情绪激昂,奔走相告,一下子法堂挤满了人,大家都颔首静坐,等待大师。不久,大师终于到了法堂上,大家翘首以望,想聆听教海。可是大师只是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遍法堂下面的弟子,就闷不发声地回房去了。住持这次法会的院主急了,忙追在后面说:“身为方丈,你怎么能够这样呢?你同意上堂说法,为什么又急急跑了?”惟俨说:“讲经有讲经的法师。说戒有说戒的律师,我是禅师,而禅是不能讲的,讲了也等于没讲,这怎能怪我呢?”我们知道,有些东西确实是不能用语言文字表达得清清楚楚的,我们还需要“音乐”、“绘画”、“行为艺术”等表达方式。早在一千多年前,诗人白居易就在他那脍炙人口的长诗“琵琶行”中说过:“此时无声胜有声”啊!当然,在现实生活中,我们说“不立文字,以心传心”,只是说不能迷信语言文字,也不是说要废弃语言文字。
  从哲学思想史上来说,惟俨大师是中国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哲学思想大师,一次,朗州刺史李翱到药山拜访惟俨大师,大师一不出门迎候,二不低声下气。当李翱进得寺院呼唤大师时,大师并不是谄媚以望,而是执经卷于不顾。李翱感到受了委屈,心想我一个堂堂刺史,老远跑来看望你,你还不理不睬,于是说道:“见面不如闻名。”大师听到此言,就对李翱反问道:“何得贵耳而贱目乎?”李翱知道失礼了,立即礼拜。然后问道:“如何是道?”师以手指指天又指指地说:“会吗?”李翱听后很是茫然,只能默不作声;惟俨又说:“云在天,水在瓶。”李翱听到这话,立即顿悟,忻惬作礼,随口做一偈:“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我闻道法无余说,云在青天水在瓶。”这则公案是中国哲学思想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里程碑,李翱本是韩愈的得力弟子,是位当朝官吏,又是颇有影响的儒家学者,还是个鄙视佛教的所谓正人君子,他思想里充满了儒家的教导:“敬鬼神而远之。”但是,他在这次拜谒惟俨禅师后,对“佛”学有了新的、深刻的认识。他撰写了三篇“复性书”,在“复性书第一篇”中说:“吾自六岁读书,但为辞句之学。志于道者四年矣,与人言之未尝有是我者也。南观涛江入于越,而吴兴陆参存焉。与之言,陆参曰:子之言,尼父之心也。东方有圣人焉,不出乎此也;西方有圣人焉,亦不出乎此也;唯子行之不息而已矣。呜呼,性命之书虽存,学者莫能明。是故皆入于庄列老释。不知者谓夫子之徒不足以穷性命之道,信之者皆是也。有问于我,我以吾之所知传焉。遂书于书,以开诚明之源,而阙绝废弃不扬不道几可以传。于是命曰复性书,以治乎心,以传乎人。”从此,李翱成了护持佛法的大居士。事实上,在佛教大师的教诲和影响下,历代不少文人墨客、达官贵人甚至皇帝,纷纷皈依佛法。如寒山拾得、佛印、王维、白居易。苏东坡、元朝的所有皇帝、高丽王子金乔觉、松赞干布、朱元璋、雍正、章太炎等不胜枚举。
  从宗教的意义上来说,惟俨禅师更是一代宗师。他的得意弟子雲岩昙晟传法于洞山良价,洞山良价禅师立偏正五位,作《五位显诀》、《宝镜三味、《功勋五位颂》》等。洞山再传曹山本寂,成就曹洞宗一脉,可谓是曹洞宗的祖师。曹洞宗目前在海外徒众甚多,仅日本就有千万之众,改革开放之后不断有日本曹洞宗僧人组团前来我国寻根问祖,药山是他们必须要拜谒的祖庭。(关于曹洞宗的起源和历史,内容太多,当另文陈述)曹洞宗后起之秀宏智正觉禅师创立的“默照禅”,更是对曹洞宗的发扬光大,千百年来,历久不衰。
  影响和现实意义
  惟俨禅师的影响是巨大的,从上面的贡献和地位来看,惟俨禅师确实是历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大师。他和百丈怀海禅师创立的佛教禅宗僧团组织,无论是从组织上还是从管理上都具有划时代意义。他们在组织上,对主要管理者方丈的任用是民主集中的,规定要选举,不举不得任,还需有司审定;在生活管理上,要求大家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一日不做一日不食。对修行上:要求修禅的人把生活中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当做修行。这确实是历史上举世无双的中国公社式的僧团组织,对以后中国佛教禅林的发展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因为当时的中国是一个以农耕为主要生产力的农耕社会,社会生产力很薄弱,不可能养育那么多不事生产的托钵乞食僧人。基于农耕社会的中国文化,也是一种以人为本的农耕文化,对于那些不能自食其力的托钵传教者,人们会鄙视他们,会敬而远之。
  曹洞宗形成后,传遍了中华大地,还传入了东亚各国,特别是传入日本后,更是由农禅公社僧团演化为家族僧团,在家族的繁衍下,曹洞宗进入了日本社会的各个方面,是日本现存的最主要的佛教组织,其信徒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已达千万计。
  惟俨禅师给我们开创的佛教宗枝,至今仍在影响着我们的哲学思想、文化理念及日常生活,它的核心仍然是:不立文字,以心传心;它告诫我们:言说是生灭现象,是相对于意识的东西,而真理则是永恒的、实实在在的。所以言说不能诠释真理,参禅的人必须超越各种假名概念,才能进入到真理的境界。当然,禅宗主张不立文字,并不是要废弃文字,历代的觉者还是不断地在用语言文字教导众生,现存的大藏经就是语言文字宝藏啊。
  对我们现代社会的修学者来说,在修禅的过程中,会自觉和不自觉地接受禅的潜移默化教育,使智慧得到升华,使心胸豁达乐观。从而建立起正确的人生观: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过程,谁也不能回避;我们要珍惜生命,和大自然的各种生物共进退;在人生的道路上,要面对困难不惧怕,面对成功不骄傲,要尊老爱幼,勤奋向上。这样就能成就环宇间的和谐社会。
  对我们现代社会来说,修禅能改造人们的陋习,提高人们的整体素质,为实现中国梦做出新的贡献。

主 办:湖南省津市市文物局 承办:湖南省津市市博物馆
电 话:0736-4213756  地 址:湖南省津市市孟姜女大道648号 E-mail:hnjsswwj@163.com
2008-2018 版权所有:湖南省津市市文物局 湘ICP备 1100695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