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园地
您当前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 学术园地

澧州人物考二题

发布时间:2014-06-03 16:59:00  点击量:
  澧州人物考二题
  谭远辉
  一苏庠籍贯考
  苏氏父子三人:父苏坚,字伯固;长子苏庠,字养直,号后湖居士;次子苏序出家,法名祖可。三苏均有文名,而以苏庠最著。关于苏庠之籍贯,则诸说歧异。经翻检青缃,爬梳志乘,则可基本厘清本实。有关苏庠的记载多处可见,按年代早晚计有宋刘子澄《澧州群贤堂记》,咸淳《毗陵志·卷一九》,嘉定《镇江志》,《京口耆旧志》;元至顺《镇江志》,脱脱《宋史》;明景泰《寰宇通志》,天顺《大明一统志》,嘉靖《湖广图经志书》,隆庆《岳州府志》,万历《重修泉州府志》,万历《澧纪》;清康熙《湖广通志》,嘉庆《大清一统志》,嘉庆《湖南通志》,光绪《湖南通志》,同治《直隶澧州志》以及现代所编《全宋诗》、《全宋词》、《全宋文》等。
  目前所见最早记载苏庠故实的为刘子澄所撰《澧州群贤堂记》。刘子澄与苏庠同为南宋时人。苏庠生于北宋中后期,卒于南宋前期,刘子澄则于南宋中晚期在世。两人生活的年代没有交叉。但据《澧纪·勒名纪》载,刘子澄于南宋嘉定壬申(五年,1212)任澧阳县尉,为是文时距苏庠去世也才六十多年时间。据此推测,苏庠去世与刘子澄出生相距应不足四十年时间。刘子澄在《澧州群贤堂记》中将澧州群贤分为两类:一类为“澧产”,一类为“寓澧”。所谓“澧产”即出生于澧,所谓“寓澧”则本非澧人,只是曾经在澧居住、生活过,或仅游历过澧。其中“澧产”者五人,为楚申鸣,晋车胤、周该、周级,唐李群玉;“寓澧”者三人,为楚屈原,宋范仲淹、苏庠。“澧产”者姑不论,“寓澧”者中屈、范二人也无疑义。至于苏庠是“澧产”还是“寓澧”,纵然刘子澄不甚了然,澧州官府和当地老百姓以及其族人(如果真是“澧产”)是不可能不知道的,毕竟才短短几十年时间,应不致于弄出如此严肃的笑话。但该文只说苏庠寓澧,并未言明其籍贯。宋《嘉定镇江志》中也只说苏东坡赏识苏庠诗才的“文事”,未及其他。
  最早提到苏庠籍贯的志书则是宋末的《咸淳毗陵志》和《京口耆旧志》,谓为“丹阳人”。丹阳属江苏省。丹阳一说历代典籍袭用最多,如《宋史》、《全宋诗》、《全宋词》、《全宋文》等。在元至顺《镇江志》中则出现了另一说:“其先泉人,居丹阳,丞相頌之族也”。“泉”即福建泉州,是说苏庠本是泉州人,后寓居丹阳,他是北宋丞相苏頌的族人。《宋史·列传第九十九》苏颂传曰:“苏頌字子容,泉州南安人。父绅,葬润州丹阳,因徙居之。”查万历《重修泉州府志》,在“卷十四·宋科目志·进士”中果然分别有:“庆历二年,苏頌”和“淳熙五年,苏养直”。苏颂1020—1101年在世,庆历二年为1042年,则苏颂22岁中进士。但苏养直(庠)中进士的年份却谬之大矣,苏庠的生卒年份也是确知的,生于北宋治平二年(1065),卒于南宋绍兴十七年(1147),享年八十三岁。而淳熙五年(1178)时苏庠早已过世,这其中定有差池。有两种情况,其一是志书将年份与人名误置,其二是苏养直另有其人。多种史乘指向都表明,第二种情况应不存在。苏庠与苏颂都是泉州人,都载籍《泉州府志》,且又都移居丹阳;苏颂诰封赵郡公,苏庠在《芦川老隐幽岩尊祖事实跋》一文中也自署“赵郡苏庠书”。不会有如此多的巧合。那么,出现前述科目的误差只能是第一种情况。本来明万历距苏庠生活的年代也已湮远,撰志者可能也没有一一核对其年代吻合与否。其实,明显误置或排版错误在《泉州府志》的“宋科目志”中也是有的。如科目都是按年份排列,然而在南宋的嘉定科与绍定科之间却出现了北宋的庆历科,本来这两个年号之间应该是“宝庆”。文献错简其实屡见不鲜,需要用心加以甄辨。
  不知何故,在明景泰《寰宇通志》中却突然出现了“苏庠,字养直,宋澧州人。……后徙居丹阳之金桥。”之说。继后的天顺《大明一统志》、嘉靖《湖广图经志书》及《隆庆岳州府志》等皆袭此说。而唯独万历《澧纪》却并不附会此说,只说“寓澧州”。这绝不能说《澧纪》的著者没有见到这几种志书,《澧纪》中对诸书曾有多处征引。只是《澧纪》的著者更知道澧州群贤堂和刘子澄的《澧州群贤堂记》。然而到了清代,所有志书都把苏庠归为“澧州人”。有康熙《湖广通志》,嘉庆《大清一统志》,嘉庆《湖南通志》,光绪《湖南通志》,同治《直隶澧州志》等。后三部志书还把苏庠之父苏坚也加入进来,以坐实其为“澧州人”的认定。
  苏庠到过澧州则是毫无疑义的。在《全宋诗》和《全宋词》中录苏庠写澧州的诗、词各一首。《永乐大典方志辑佚》所辑《澧州志·湖泊》中有:“澧州南湖,在澧阳县西四十五里,苏后湖别墅在焉”。苏庠写澧州的词一首的标题名《澧阳庄》,“澧阳庄”应该就是苏庠的别墅。但文献中也有一些乱象,如《全宋诗》中就将《清江曲》和《后清江曲》分别置于苏坚、苏庠父子名下,而且苏坚也号“后湖居士”;《澧纪》中更把《后清江曲》置于苏轼名下,这就奇了。嘉庆《湖南通志·卷一百二十九·人物五》中还有:“苏坚,字伯固,澧州人。为钱塘丞督开西湖,与苏轼倡和甚多。及轼从儋耳北归犹作诗寄之,有‘灵均一去楚江空,澧阳兰芷无颜色’之句。”似乎苏坚还真是“澧州人”或真到过澧州,然而,这两句诗是否苏坚所写,是否也是李戴张冠?只有天晓得。
  二两个李如圭考
  历史上曾有两个一字不差的李如圭,字号也相似,一处宋代,字宝之,庐陵(今江西吉安)人;一处明代,字国宝,澧州人。前者以文显,后者则以位彰。
  元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三十五·选举考·八》:“孝宗一朝,童子求试者七十四人,而命官者七人,有吕嗣兴者,衢州人也,……临川王克勤,……庐陵李如圭,三山林公洽,何擢并右迪功郎,三山何致远将仕郎,庐陵郭洵直下州文学。”
  又:《卷一百八十·经籍考·七》:“《集释古礼》十七卷,《释宫》一卷,《纲目》一卷。陈氏曰:庐陵李如圭宝之撰。绍兴癸丑进士,尝为福建抚干”。
  又:“淳熙中李如圭为《集释》,出入经传,又为《纲目》,以别章句之指;为《释宫》,以论宫室之制。朱熹尝与之校定礼书,盖习於礼者。”
  清《四库全书提要》曰:“《仪礼集释》三十卷,宋李如圭撰。如圭,字宝之,庐陵人,官至福建路抚干。……淳熙中,李如圭为《集释》。……今从《永乐大典》录出”。
  又:“《仪礼释宫》一卷,宋李如圭撰。如圭既为《仪礼集释》,又为是书。……今刻本不传,惟《永乐大典》内全录其文,别为一卷,云‘李如圭《仪礼释宫》’。”
  以上记载在时间上有些混乱,如南宋孝宗时李如圭为“童子求试者”,但又怎会是“绍兴癸丑进士”?绍兴癸丑为1133年,为高宗时期,而即使孝宗元年也到了1163年,怎会登进士三十多年以后复为“童子”?其实马端临所引“陈氏曰”原本为“淳熙癸丑”,淳熙为孝宗年号,但淳熙又无癸丑年,可能因此原因,马氏便移花接木,将“癸丑”接到“绍兴”去。而“淳熙癸丑”有可能是“淳熙癸卯(十年,1183)”或“淳熙辛丑(八年,1181)”之误;而《四库全书提要》认为可能是绍熙癸丑(四年,1193)之误,也是可能的。历史有时是一笔糊涂账,文献有时也是一团乱麻,需要用心去算,需要细心去理,才有可能算清,才有可能理出头绪。否则就有可能越算越糊涂,越理越乱。混乱归混乱,但南宋时期有李如圭其人则是可以肯定的。因该李如圭的直接史料均出自明永乐以前,故绝不可能是明正德以后李如圭的误置。
  明朝李如圭相信澧州人都不陌生,李如圭主要在明正德、嘉靖两朝任官,官至南京户部尚书。卒于嘉靖二十四年(1545)。《明武宗实录》和《明世宗实录》中条列李如圭多达数十处。明焦竑《国朝献征录》、过庭训《明分省人物考》及《澧纪》等书中都有传记。李如圭著述不多,仅列有《怀古集》一部,另有《兰江吊屈》、《忠清祠》、《题壁一绝》、《武当行宫记》、《澧阳桥记》及《贞烈祠记》等诗文若干。我们曾以为《仪礼集释》、《仪礼释宫》等著作为明李如圭所著,今乃知大谬矣!

主 办:湖南省津市市文物局 承办:湖南省津市市博物馆
电 话:0736-4213756  地 址:湖南省津市市孟姜女大道648号 E-mail:hnjsswwj@163.com
2008-2018 版权所有:湖南省津市市文物局 湘ICP备 11006952号-1